当前位置:上海挺艳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资讯意林
意林
2022-07-08

作者:未知 摘自:南海出版公司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一书

此刻〔巴西〕保罗·科埃略丁文林译

我既不生活在过去,也不生活在未来,我只要现在,它才是我感兴趣的。

如果你能永远停留在现在,那你将是最幸福的人。你会发现沙漠里有生命,天空中有星星,士兵们打仗是因为战争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。生活就是一個节日,是一场盛大的庆典。因为生活永远是,也仅仅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一刻。

谁也不必担心未知的事情,因为谁都能得到他所期望和需要的一切。我们担心失去的,只是那些我们现在拥有的东西:我们的生命,或我们的作物。但是,当我们明白了生命的历程与世界的历程都是由同一只手写就的时候,这种担心就会消失。

(夕梦若林摘自南海出版公司《牧羊少年奇幻之旅》一书)美的感受朱光潜

美术家的生活就是超现实的生活;美术作品就是帮助我们超脱现实到理想界去寻求安慰的。换句话说,我们有美术的要求,就是因为现实世界待我们太苛刻,不肯让我们的意志推行无碍,于是我们的意志就跑到理想界去寻求慰藉的路径。

美术作品之所以美,就在于它们能带给我们很好的理想境界,所以我们可以说,美术作品的价值高低就看它们超现实的程度的高低,就看它们所创造的理想世界是宽大还是狭小。

(林冬冬摘自北京出版社《谈美书简》一书)自有我在刘墉

明代大画家石涛曾经说过:“笔不笔,墨不墨,自有我在。”这造成许多初学者误以为笔墨都不要紧,只有个人的风格才重要。

其实石涛在讲这句话时,对于笔墨的修养,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。

艺术固然主要在表达创作者的心灵,但是表达的技巧却需要长期的锻炼,因为唯有当我们技巧成熟,随意挥洒也能不失规矩的时候,才能无拘束地写出胸中的境界。

(勇往直前摘自北京联合出版公司《萤窗小语》一书)逆流祁白水

“作字要手熟,则神气完实而有余韵,于静中自是一乐事。然常患少暇,岂于其所乐常不足耶……往年,予尝戏谓君谟言,学书如溯急流,用尽气力,船不离旧处。君谟颇诺,以谓能取譬。”

古今论书者多矣,未有如东坡之能一语破的者,“不离旧处”尤其有味哉。目下,有人追风挟尚,有人汲汲于混入圈子,有人四处走穴兜售,念的全是诗外功夫经。少数于诗内下功夫的,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、南一镐头北一铁锹,见异思迁,坐不得冷板凳,哪里谈什么不离旧处。

(月亮狗摘自《今晚报》2019年10月4日)磨砖与冥想〔印度〕安东尼·德·梅勒夏建清译

大师拿一块砖在地上不停地磨,旁边弟子端坐着冥想。

起初,弟子并未将此事往心里去,认为这是大师在考验他的定力,看他能否不受外界干扰而专心冥想。可是,渐渐地,砖头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越来越刺耳,越来越扎心,弟子实在忍受不下去了,说:“师父,您这是干什么呀!您没看见我正在这里冥想吗?”

大师不紧不慢地说:“我正在把砖磨成镜子呢。”

“师父,您不是疯了吧!砖头怎么可能磨成镜子呢?”弟子迷惑不解。

“那你怎么可以认为光冥想便能成为觉醒者呢?”

(青秧摘自《羊城晚报》2019年10月3日)

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